umionn

丁海笑:

D142
麦克卢汉认为现代旅行者变得被动了,只要给他旅行支票、护照和牙刷,就可以随心所欲。但这很容易反驳,譬如坐公交车旅行就把会人折磨得要命,短短一百多公里,用了差不多六七个小时,更别说车厢里的气味、座位上的污垢和路途中的颠簸了。许多人说我的照片透露着孤独,其实不是透露着孤独,而是真的孤独,而文字……对了,我并不把这些碎碎念当做文字……或许有人想得到什么启示,但长途旅行者绝对是最异类的一群人,只有旅行团才会鼓动你“现在就去,晚点到达!”

丁海笑:

D140
日落前一个黑点出现在拱形门里,是道格先生,其实我并不担心,但后来仔细一想,如果没有碰到他,我都不知道怎么搭车回十公里外的小镇。道格是一位加拿大摄影师,而他的太太是著名的野外探险作家,他们共同著有十几本作品,被翻译成六种不同的语言。我和道格先生一见如故,聊到天完全黑了,他把我送回了镇上,我挥挥手向他的车告别,像一个沙漠中的柏柏尔人。

丁海笑:

D139
一路沿着海岸、风蚀的褐黄岩崖、长满了骆驼草的平坦沙漠,来到大西洋边的小镇。住在海边的旅馆,殖民地时期的西班牙海军秘书处,一眼望去只有空旷的灰蓝色。听了一整晚的涛声,读完阿加莎·克里斯蒂的《无人生还》。

丁海笑:

D137
日落像远方燃起的一团火焰,又被地平线急速吞没。曾经的三毛故居,如今已变作许多国家旅行警告目的地。深夜入境西撒哈拉。每年都有几个月完全在车上度过,去哪倒没有本质上的区别。